德扑圈一天输六万:三打一游戏伪命题:桥牌中

    在桥牌游戏中,伙伴间为了配合的更默契,事前往往作了许多私下的约定,比如,我跟大牌表示欢迎;若跟小牌则示意我不喜欢等等。这种约定只能存在于一个特定的又相对比较固定的利益共德扑币干嘛用同体之内,其设定也不必考虑是否有什么道理或有什么依据,只要约定方会意理解便可。对于这样举措,人们常常称其为“约定防守”。

    这种“约定防守”在桥牌中可以大行其道,那么,在三打一游戏中是否也可以借鉴呢?

    答案是否定的。

    三打一确实有一个利益共同体,由三个闲家组成的这个利益共同体虽然也是特定的,但是他们不是固定的。他们这把牌组成了合纵连横的同盟,转瞬间下把牌就成了势不两立的对抗方。鉴于这种敌我阵营非固化的状况,事前谁与谁又能去密谋去商定呢?既然不能,又何谈约定?没有约定,又何来“约定防守”呢?

    依据三打一的规则,三个闲家间别说约定了,就是送一个多余的眼神或做一个多余的动作,都是被严令禁止的。即便有时间有机会又怎能去密谋去约定呢?

    从本质上说,从精髓上讲,三打一游戏与所谓约定就是格格不入水火不容的。如果非得说有,那这种有就是明火执仗的作弊。的确,如果三打一演变成二打二,两个作弊的同伙十之八九事前会密谋许多约定的。

    竞咪楚汉德州上分假使我们非要搞一个什么“约定防守”,那我们就必须召开一个三打一全国牌友大会,不但要仔仔细细约定一番,而且要家喻户晓人人皆知,还要滚瓜烂熟倒背如流。即便这个全国大会胜利召开了,这个约定又有什么意义?

    全国大会好像不太实际,那我们就把范围缩小一下,四位牌友游戏前先占用一小时仔细认真地商量商量,约定好了再战。用脚趾头想一想,你能找到四个二到如此地步的人吗?假使真的有,那岂不成人世间最大的笑柄?

    显然,正如题所言,对于三打一而言,“约定防守”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伪命题。

    Copyright © 成都德扑网站 版权所有